人说“月到中秋分外明”,刚过的中秋却是“月到中秋一片茫”。烟霾中的月亮朦胧看似娇羞,但空气中散发着一股烧焦味,让很多人都病倒了。

话说自1980年代开始,印尼在这三十多年来不时为我们带来跨境的烟霾祸害,东盟国家当中以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最深受其害,而且情况愈加严重与频密,尤其是每年旱季就会遇上强弱不一的霾害。

以2005年为例,当时的巴生港口空气污染指数一度突破500点,以致当局宣佈进入紧急状态,导致学校停课,港口和机场也被迫停止操作。2015年的霾害遇上超级圣婴现象,森林大火让漫天雾霾祸延东南亚各国,导致印尼、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停课,甚至连国际赛事也被迫取消。

在2015年东南亚霾害后,英国《金融时报》在翌年报导一项由美国哈佛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科学家所作的研究,而这份研究成果也在《环境研究通讯》期刊上发表。

根据研究人员预估,2015年印尼林火霾害造成的提早死亡人数介于2万6300人至17万4300人之间;其中,印尼有9万1600人死于霾害,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则各有6500人和2200人。

实际上,印尼灾害管理机构在2015年10月也曾发佈一项声明,指这场林火霾害引发该国人民严重的健康问题,包括超过4300万印尼人暴露在霾害中,导致50万人罹患急性呼吸道感染。

这些数目其实一点也不夸张。你知道吗?2015年的那场印尼林火,导致加里曼丹省的空气污染指数(API)飙到2600点!试想想,砂拉越于1997年霾害时的空污指数曾经突破300点,被政府列为紧急状态,2600点会是怎样的状况呢?

通过一切管道向印尼施压

大马能源、工艺、科学、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,大马政府将通过一切外交管道,以向印尼政府施压,对现有烟霾问题採取行动,此举也是为了向印尼政府说明解决烟霾问题的迫切性。

此外,环境局总监诺琳则于9月11日发表禁令,禁止人民公开焚烧,截至西南季候风结束为止。“环境局禁止全国进行露天焚烧活动,但火葬、带有宗教意义的焚烧、烧烤及易燃体的燃烧行为除外。”

当局援引2001年环境素质法令(修正)第29AA(2)条文发出这项禁令,民众一旦抵触相关法令罪成,可被罚款不超过50万令吉或监禁不超过5年,或两者兼施,每项违例行为也可接获罚款额最高2000令吉的罚单。

其实,根据印尼于2014年9月签署的《东盟跨境烟霾污染协议》,印尼需凭着自身的努力和国际合作来实行措施,解决雾霾问题,否则需要为雾霾对东南亚邻国的影响而面临法律责任。

既然法律赋予大马政府对外(印尼)与对内(人民)的追究权利,那只有严格执法才能奏效,否则也只是一隻纸老虎,如同虚设!